再見了,我都不用的無名

無名要關啦。 我記得無名開始紅起來的時候,我已經有了自己的部落格,這平台就都一直被遺忘著。記得當初開個無名也不過是因為要去看看吳青峰的網誌。只是看著看著也覺得無聊便漸漸遺忘這個地方。今天偶然得知無名終於要關閉了,就上去看看我以前的無名到底長什麼樣子。 最近的一封竟然是2008年!這期間發生了好多事情啊,真的是歲月不留人,轉眼5年就這樣子過去了。這5年我也成長了不少,但卻並沒有我希望的成長幅度。接下來的5年只好更加加油了。 再見啦,無名。

關於PTT上的一些言論

已經萬年沒在ptt發文 要怎麼發我還找了很久 囧 看了好幾個人的發文有點想法也說說 chun3581否定那些對打綠不熟悉的人是個我很不贊同的想法 是的 一場個唱會有很多不熟悉打綠的人來看 有可能是贈票有可能是抽獎或者被別人逼來看的 這些人搞不好就只聽過小情歌而已 但是如果就因為他們不熟悉蘇打綠而覺得他們不在乎 太一根竹竿打翻一船人了 新加坡場之後我在twitter看到很多新的打粉 他們就是被live表演吸引而喜歡上的 我看到這些比我看到那些本來就是打粉的tweet來得更開心 說真的 蘇打綠有什麼歌 我還真的不清楚 青峰唱喜歡寂寞之前說我們都知道這首歌吧 我前半段還想了很久 直到副歌才想起 這麽說來是我不在乎打綠嗎? (但是點白日出沒的月球這種冷門歌的人是我) 如果你認為只有極度熟悉蘇打綠所有歌曲才堪稱在乎他們的人 那我只能感嘆你怎麼那麼高高在上 蘇打綠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只有某個level才能聽的樂團 再來 關於點歌的環節 他們要怎麼點歌如何選人也是隨意的吧? 搞不好會偏心常去看或看起來像不選她她會去撞牆的 (因為有時候看熒幕有些被選到的人一副快中風的樣子) tearanne說點歌牌是成功率最高的 我是很後來才知道點歌牌到底是什麼東西 點歌牌雖然很有效率 但是它會把整個點歌的FU打斷 青峰在台上跟那個人說什麼大家都聽到 可是對方回應我們只能靠熒幕上他的嘴形來判斷 其實點歌環節最好玩在於青峰和想點歌的人的互動 其次就是那個人到底會點什麼 點歌牌給我的感覺很像蘇打綠去KTV唱歌的感覺 其實在台下大喊也是演唱會的情趣之一啊… Continue Reading

2012.10.19 蘇打綠 當我們一起走過

很久沒有寫感想文了,反正就是一整個懶。有段時間沒在新加坡看他們的個唱了。首先還是要謝謝小威和青峰的票,讓我媽和我四姨都有機會來看他們生平第一場蘇打綠。 演唱會一開始,當Believe In Music 的音樂一下,熟悉的音樂真的讓我覺得能在自己國家看演唱會真的很幸福(被保安請求坐下有種莫名的歸屬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生病精神比較不好間接反射到表演者身上,但是總覺得前1/3場青峰的狀態並沒有到100%。忘詞、音不準都不是他常會發生的狀況。我在觀眾席還和小秋說青峰都不走過來我們這,我們沒辦法把僅有的能量傳到舞台上。抑或我們看習慣完美的演出,對一點點偏差就太過於敏感? 總覺得前半段一直high不起來,或許是歌單+video+talking的編排,讓整個氛圍忽上忽下,沒辦法持續。開場帶動氣氛的歌曲剛帶到一個high點,觀眾席的燈竟然打開,接著30秒的talking又接上中板的頻率和一段影像。或許因為這是濃縮版,有很多影像是必須播出的(很多點都是利用影像帶入下一段)所以變成曲目得減少(不可能像高雄一樣從6.30唱到半夜);但是這樣子的結果讓我覺得整場演出斷點過多,讓場子的氣氛還沒到一個可以抵得過一連串慢歌的high點,就被打斷了。有點遺憾。 我深深感謝阿福掉mic的糗事,因為我覺得那件事情發生之後,青峰笑過之後狀態竟然好轉,接下來的也都是近乎perfect的表演。(鼓掌)我舅舅過世也有2個月了,心情平復點之後,聽到 小時候 就沒有再像高雄那場哭的稀里嘩啦無法停止。但是還是會思念過世的親人,希望他們現在無論在哪裡都過得很好。 當然,最後我還是有點到 白日出沒的月球啦!可是這已經是第三次點這首歌(’08 植物園,’12高雄,’12新加坡)卻還是沒聽到前面那段。結果還是沒有3rd time lucky~ 有一點,就是某段talking的時候我聽到整個捏把冷汗。在說任何關於之前辦過的演唱會還是慎重點吧~畢竟當時滾石大老闆正在台下呢~飲水總要思源啊,2-3年前的打綠並沒有現在的知名度啊~演唱會不是第一場就很多人來看的,即使五月天在新加坡也都是辦了機場票房沒有怎麼樣,送很多票的場子才成為這樣子的。當時帶打綠來的才是真正的冒險呢,如果說有虧錢我也不會覺得意外。可是在演唱會中說之前的都賣不好怎樣的,真的很傷人啊~ 我其實很愛看小威打鼓,就如同我也很愛看YO大打鼓一樣,純粹因為樂手玩得起勁我也會因為這樣情緒也被帶動起來。不用刻意耍帥,也不用去care是否有人在注意,只要be in the moment,這就是完美。就如彩虹樂團主唱hyde曾經在15週年演唱會說過,演唱會就好像一場orgy,而觀眾都是偷窺者。雖有點低俗(A,是hyde的本性),但仔細想想又何嘗不是?表演者在台上享受著表演的快感,而我們在觀眾席的就是在外圍往內看他們在enjoy。表演者越來越起勁,我們這些在看的,也越發興奮。當然,打綠和彩虹不一樣的是,他們是那種會break the 4th wall和觀眾互動的樂團。 雖然有些美中不足,但是總的來說這場還是蘇打綠在新加坡無論曲目或構想最完整的一次表演。我其實很慶幸,因為這代表他們不斷地在進步,越來越有想法。雖然心中有小小的願望,就是能看到他們在小小的live house空間表演,而不是每次都是看大型的演唱會。無論如何,謝謝打綠讓我暫時忘卻生病的疲憊,好好享受了一場音樂之旅。

特權

我也愛特權啊 超愛自己厚著臉皮不恥下問 問了還覺得自己很賤 我自己沒有做的事情我才敢說別人 要說 這次我一張照片影片都沒有 8月也是他們要求要合照的 我的照片可能比那些迷妹還要少 我想記者應該都比我多 自己問心無愧的話 何必怕別人說你 別人還沒有說到你 自己抓自己的包 嫉妒我們一班人比較高調嗎? 那么是你們不了解他們吧 試想想 如果你是表演者 而你的歌迷除了拍照什么也不配合 叫揮手也沒有 大家一起唱也沒有 只是拼了老命拿著相機猛拍猛拍 然后有另外一批人很嗨很嗨 根本就是很enjoy的樣子 你會比較在意誰?你會比較喜歡誰? 而且小巨蛋演唱會是我自己去問的 我寄信給cellur寄到我都覺得自己很煩 幾乎每一兩個禮拜寄一次信 自己不會做人不要怨別人有“特權” 如果不是cellur自己破功 我是不會自動說出我認識他們的 我這次也沒有特權啊 也是要像普通歌迷一樣 很可憐的自己搭巴士到植物園 也沒有跟來跟去 這種人這麼愛猜忌別人嫉妒別人 生活好累 我只有X JAPAN那個才叫特權 可是這個特權也是我用勞力換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