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can’t relationships be simple?

Very often I wonder, why can’t relationships just be simple and straightforward. Why doe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have to be full of lies, avoidance, skirting around what is thought to be ‘sensitive’ topics. Sometimes I think I spend so much mental effort… Continue Reading

Why can’t they understand?

In the case of the Repeal of Section 377A, homosexuals are NOT campaigning for the rights to rule the country. They are not campaigning for the right to have same-sex marriages. They are just campaigning for the right to maintain… Continue Reading

他她 —– (完)

我到底怎麽了?竟然愛上一個我不敢愛也不該愛的人。我那麽久以來的自持能力到哪裏去了?可是我知道,我這次栽進這個漩渦裏,是怎麽也出不來的。 我知道他愛我。在他醒來之前我早已經醒了。只不過我不知道要怎樣反應,所以假裝熟睡。可是他摸着我的臉、捂着我的頭髮,輕聲對我說的那些話我都聽見了。 他愛我,我知道。但是我愛他嗎?   我已經2個月又13天沒有看到她了。她一定是後悔那天晚上的事。吼!我真是個白癡!我應該把她推開,應該把她塞進被褥裏然後立刻逃離現場。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局面。 媽的!我真的要抓狂了!真的好想打電話給她,可是又怕尷尬,又怕她不肯聼我的電話。我真是他媽的俗仔!她也很久沒有上MSN了。鐵定是在避開我。可能還把我給擋掉了。我不敢問其他人她最近如何,怕被問出破綻。我不敢到她傢去看看,怕被趕出來。 可是那晚我表現應該還不錯吧?她,不是裝的吧? 我在沒自信什麽啊!??   我竟然沒有辦法忘記那天晚上的事。只要我閉上眼,那一夜的覆雨翻云就會好像電影一般在我眼前播放。我知道是我去挑逗他的。爲什麽?難道我想在我離開這個地方之前能把自己給他?難道我真得那麽想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難道我愛他嗎?他每晚都在 MSN上等我,我知道。我把自己放成了隱性模式,誰也不聊,就一直躊躇着要不要和他説話。唉!可是要我說什麽好呢?難道說“謝謝那晚的回憶,我玩得很開心,要不要再來”這樣的話?可是我是女生啊,縂要有些矜持吧。雖然我真得很想‘再來一次’。 算了吧。反正我過幾天就要走了。我不屬於這個地方,拖下去只會讓我們更痛苦。希望後天的送別,他不要來。   她要走了,我竟然不知道。不會吧!XX告訴我要為她辦個送別party時,我的驚訝一定他媽的寫在我臉上,他們都奇怪我爲什麽不知道她要走這件事。因爲他們一直認爲我們是好朋友。我只好推搪說我最近沒看到她,彼此都太忙了。這個爛理由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信,他們怎麽會相信呢?我看我這次完蛋了。Party定在幾天后。去還是不去? 可是我好想見她。 今天的party人真的還蠻多的。我挺有人緣的嘛。可是有點累,回到房間偷一下閑。 我不要再騙自己了吧。其實是因爲看到他來了。我該怎麽做?太刻意避開彼此會不會奇怪?會不會露出馬腳?我想我們兩個都不向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的事把。他會對我說些什麽?怎麽辦? 唉!丑媳婦終究要見婆婆。就勇敢去面對吧!   昨晚的party我真的想了很久,終于敵不過想見她的念頭,所以去了。靠!她一看到我就逃走,好久好久才出來。完了!這下子我們連朋友都不能做了。我故意裝出輕鬆的樣子,寒暄了幾句,就假裝有事跑路! 他媽的膽小鬼。今天的送機我其實有去,只是好象電影橋斷般,躲在一旁,死都不肯出去。直到她入閘后,淚水竟然簌簌地流下。好丟臉。    我已經回來好幾個月了。可是我每天都在想他。我如果當時放下矜持,不要猶豫的話,今天的結果會不會改變?我好想把時間回轉。如果我在他說“我愛你”的時候醒過來,那時候我們就可以順理成章在一起了。可是我終究要走的。遠距離的愛情,能長久嗎?   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 我可以說100遍我愛她。可是有什麽用啊!她已經走了,已經回到了新加坡。好遙遠的地方啊。風說愛要勇敢去追。我敢嗎? 可是我想她想得我快瘋了! 我 過了我生平最快樂的一個禮拜。爲什麽?因爲他竟然跑來新加坡找我。儅我看到他站在我面前,我忍不住撲上去緊緊地抱住他,哭着叫他不要離開我。儅他說“我愛 你”的時候,什麽矜持全抛到九霄雲外。那晚,他輕撫我的身體,叫着我的名字,眼裏的熱情是用冰水也澆不息的。他的溫柔、他的獸性、他的飢渴,是我生平第一 次看過的。 有人說兩個人一起到高潮是很不容易卻又非常快樂的事。我從來不相信。可我現在相信了。那簡直像上了天堂般,兩個人不僅僅是肉體結合,甚至連心靈也結合了。 我們是不可能分開的。 我投降了。即使她是石觀音,我甘心被俘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