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

我也愛特權啊 超愛自己厚著臉皮不恥下問 問了還覺得自己很賤 我自己沒有做的事情我才敢說別人 要說 這次我一張照片影片都沒有 8月也是他們要求要合照的 我的照片可能比那些迷妹還要少 我想記者應該都比我多 自己問心無愧的話 何必怕別人說你 別人還沒有說到你 自己抓自己的包 嫉妒我們一班人比較高調嗎? 那么是你們不了解他們吧 試想想 如果你是表演者 而你的歌迷除了拍照什么也不配合 叫揮手也沒有 大家一起唱也沒有 只是拼了老命拿著相機猛拍猛拍 然后有另外一批人很嗨很嗨 根本就是很enjoy的樣子 你會比較在意誰?你會比較喜歡誰? 而且小巨蛋演唱會是我自己去問的 我寄信給cellur寄到我都覺得自己很煩 幾乎每一兩個禮拜寄一次信 自己不會做人不要怨別人有“特權” 如果不是cellur自己破功 我是不會自動說出我認識他們的 我這次也沒有特權啊 也是要像普通歌迷一樣 很可憐的自己搭巴士到植物園 也沒有跟來跟去 這種人這麼愛猜忌別人嫉妒別人 生活好累 我只有X JAPAN那個才叫特權 可是這個特權也是我用勞力換回來的

[心得] 1003訪問 & Jam On 表演

這次的心得文我把3個活動綜合在一篇po文來寫。 活動1:1003電臺訪問 每次聽訪問之前會有一點點期待,因為明知道新加坡DJ平均水平不高,但是因為這次是好玩的蘇打綠,一定很有趣。 果 然….. 整個感覺就是個很沒有水準的訪問。根本像是在聊天。整個訪問大概只談了五分鐘的新專輯,其余時間就閑聊些有的沒的。爆家凱的料、硬拗青峰唱翻墻會唱的別人 的歌。整個很囧。打綠連一首新專輯的歌都沒有現場唱到!!DJ也完全沒有做功課, 都不知道打綠已經有廣播節目了,還建議他們應該來當DJ。然后打綠通知他們關于“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后,那兩個‘可愛’的DJ竟然問“是全部一起上 嗎?”既然沒有聽過就不要裝成好像很厲害一樣。試想想,怎么可能六個人一起主持電臺節目?那不就太混亂、太沒有主題了嗎? 然后竟然也不知道紅包場和奇裝異服的表演是同樣一個。 最可笑的是,打綠必須離開直播室到唐城坊辦簽名會的時候,那兩個DJ竟然說“蘇打綠要上路了”。我差點沒有把我口中的水噴出來!現在是怎樣?要詛咒打綠去見閻羅王嗎? 當然有超級好笑的話題。比如說,因為其中一位DJ叫靈芝,打綠上場介紹自己的時候就說自己是甚麼人參啦,燕窩啦等等補品。家凱原來還是對榴蓮有些陰影….. 小威執意這里的漢堡王很不一樣…. 還有青峰和他的海南雞飯等等。爆笑! 活動2:唐城坊簽唱會 首先在大概下午4點多的時候,舞臺前面還有一整排的男生內褲大籃子,就大減價時拿來用的那種。那排籃子就在舞臺的正中間,甚至很靠近舞臺,根本只能擠兩排人。我本來想打綠是不是到最后得對著一堆內褲唱歌。好奇妙。還好報館的人來了,叫人把東西移走。 然后因為我和幾個朋友早早跑到樓上subway霸占他們的圓形看臺,在有一點距離但是沒有遮擋的地方看,又因為我們自己一批人馬可以玩自嗨! 晚上的現場主持人也是有點莫名其妙,口水多過茶。明明是簽唱會嘛,就讓打綠他們表演啦,不要一直說話了。然后起初打綠全部人都站在舞臺后面,我一直示意說移向前來可是太遠了,他們看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可是這個主持人的責任啊!明明兩首歌的中間可以 提醒他們移向前來的呀!唉~~ 還有真的,那些在樓下的歌迷很討厭,一直不停地拍照錄影。我還看到一個人拿著大炮機!!!!!有夠夸張的。我懷疑根本沒有幾個人在專心聽歌!夠了好不好!不要再拍了!也沒有人去阻止一下吼,真的是很糟。 最可笑的是,這個明明是第三張專輯的簽唱會,主持人竟然要求青峰唱小情歌。拜托啦!很奇怪好不好,這個又不是演唱會有很長的時間,這個是新專輯的簽唱會,干嘛唱舊歌? 然后一直訪問訪問訪問。可是訪問也沒有談到新專輯的任何東西。還把紅包場說成是臺南紅包場….. 真的搞不清楚狀況。結果我們樓上的不要臉的人在主持人訪問到一半的時候故意很大聲喊“唱歌!”青峰迅速轉過頭問“唱甚麼歌?”結果還是被主持人抓回去。 活動3:植物園表演 和活動2一樣的主持人。我一聽到是一樣的人我真的整個快抓狂。又會有白癡事情發生。果然。因為當天我們有一位議員攜帶家眷到現場看表演,結果介紹議員的時候沒有叫大家站起來迎接,可是請蘇打綠的時候卻要大家站起來迎接。這個真的很不識大體。還好這位 議員比較隨和,無所謂這種小事,還聽完全場3個樂團再走。 表演本身真的很棒。青峰的演唱power和團員的默契姆庸置疑吧,那我應該來說些不一樣,有笑點的東西。因為舞臺和觀眾席之間有個不算特別大的池塘,阿福一直說像侏羅紀公園然后青峰說怕我們這些坐在邊緣的朋友會掉下水,可是停頓了一秒之后又說,其實他“很期待”。 然后唱某首歌的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一只魚從水里跳了出來,青峰嚇到的表情好好笑!后來還問我們有沒有看到那條魚? 就快要唱到預訂的最后一首歌的時候,青峰就問有沒有時間限制。主辦單位說沒有的時候大家都好嗨哦!可是有一個白癡主持人在臺后面一直重復encore,結果青峰受不了說“我都已經在臺上了。”這個點真的很好笑。我幾乎笑到掉入池塘。就明明喊encore就是拱回 到后臺的樂團再次出來,可是他們都沒有下臺,就不用喊encore,然他們繼續唱就可以了嘛。科科….. 青峰決定就唱4首歌當結尾,讓我們點歌。就是上面有板友po出的歌單的歌啦。最后一首『相信』之前,他再次介紹團員和閑聊一點。他問家凱這次沒有脫,還想拱他脫衣,問我們要不要看。我本身不是很想看到他的“胴體”,可是有某位“饑渴的女性”大喊‘脫 掉!’以上雙引號的都是青峰說的話。我是沒有看到那位“饑渴的女性”到底是誰啦,可是還蠻好笑的。 然后有人點蔡依林的『愛無赦』,青峰說沒有戴手套不能啦,然后竟然爆阿福的料,說他其實最喜歡模仿蔡依林的舞步。然后又攻擊小威,說他最厲害扮山東大妞。還說“其實他們比較娘,我私底下都很MAN的。”整個是好笑到……. 結論就是青峰還是很介意那個 在新加坡演唱會公然說他很娘的人。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最后就是唱『相信』忘詞。第二句就凸槌….. 然后一直笑沒有辦法回神。當然后來還是有把歌好好唱完啦。

蘇打綠 『無與倫比的美麗』 聽后感

2008年的第一個聽后感。蘇打綠的『無與倫比的美麗』。 我欣賞蘇打綠的最大原因是中提琴兼鋼琴手阿龔。他使蘇打綠出眾、使他們的音樂素質更上一層樓。青蜂的聲線及現場爆發力姆庸置疑,但是不可以否認,阿龔的古典音樂底子是蘇打綠最重要的財產。 2005年,《蘇打綠》的發行讓大家初步認識這個特別的樂團。 2006年,《小宇宙》中的“小情歌”把蘇打綠的名聲推得更高。 2007年,《無與倫比的美麗》奠定了他們在流行音樂的地位。 打綠來新加坡宣傳+演唱會的時候我曾經和友人說過,希望新專輯會有更多像“You are, You will” 的音樂。有多點華麗的弦樂,多點平常聽樂團聽不到的古典音樂,多點抒情的中提琴聲。《無與倫比的美麗》發行后,我后悔了。我后悔我忘了英文有一句話“Less is More”,后悔我夸口有更多弦樂一定更好,后悔我希望打綠離開純粹木吉他的音樂。 太多了。《無與倫比的美麗》有過多的弦樂。我第一次聽的時候,真的有照著青蜂說的,一個人在家,透過ipod、戴上大型耳機,靜靜地聆聽。可我從第一首歌就開始懷疑我是否在聽蘇打綠的專輯,還是阿龔X青蜂的專輯。我感覺不到其他人的存在。我聽不到家凱的電吉他,只有在“簡單生活”才忽然發現,阿福是存在的。小威的鼓也并沒有上一張的有特點。唯一讓我驚艷的是馨儀。我一直沒有特別注意到她,也因此沒有真正發現,其實她貝斯的技巧真的很好。有一兩首歌,有在和阿龔尬旋律的感覺。 可是蘇打綠不是只是阿龔和青蜂的。蘇打綠是屬于6個人的。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每一個樂手都有自己的特色,而一個出色的樂團,就是要把這些人的特色集中在一起,并一同發揮化學作用,成就一首首動聽的歌曲。在《無與倫比的美麗》中,我卻沒有感受到。可能因為阿龔真的太強了,他的音樂風格充撤了整張專輯,根本沒有給人家呼吸的機會。專輯很有Gavin Mikhail的Piano Rock的風格,如果這個是蘇打綠要走的路,那我很遺憾這條路竟然在第三張專輯才有所眉目。我要聽到的蘇打綠是一個搖滾樂團,不是流行古典樂團體。如果要后者的話,我有很多其他的選擇,例如Vanessae Mae,Maksim, Bond。可是蘇打綠的特點是在于他們能夠很巧妙地結合二者,併造另外一種fusion的音樂風格。怎么前兩張好好的,第三張卻變成弦樂重奏? 老實說,最讓我失望的其實是家凱。我一直希望看到你電吉他的進步,我一直希望新專輯可以聽到你彈一些比“小宇宙”更有難度的solo。可是很可惜的,這份小小的愿望并沒有被實現。我聽了一次又一次,次次都在尋找你的蹤影,也次次被失望插上幾刀。 我承認。我是個純粹主義者。對很多事很堅持,也很固執。有時候甚至有點偏離理性的固執。但是我的固執我的冷眼旁觀,阻止我陷入盲目無謂的跟風陷阱里。 我不是音樂人。我也不會任何樂器。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耳朵。也許是我對蘇打綠有太大的期望了,但有愛才會有所期望。我不是普通的打粉,我不會花言巧語,不會在青蜂廣東話說得很爛的時候說他說得很標準,不會把他們說的話一字一句吞進肚子里,更不會刻意諂媚。我就是我。我就是那么一個討人厭的人。 我不敢對下一張有任何期許了,也不會在事前胡亂發表言論了。自打嘴巴很痛的。